了無數的時間和精神,但偏偏他又是架設網